白芊芊并没有听从杨墨的提议,将沐水园的项目停下来,而是选择双线开工。她坚信,有杨墨保护自己,就算再有杀手前来,也无法伤害到自己分毫。

她如此做,也是想要早一日,光明正大的将属于自己的财富拿到手中来。

清晨,杨墨又为万年萝浇灌了一些特殊的山泉水,在其下放置了两块玉石,才走出家门。

伤口正在愈合中,万年萝也要派上用场了,他需要去寻找一些辅助性的药材。

走出大门,庆楠迎面而来。

“庆楠,你怎么来了?”杨墨淡淡询问。

他都快要忘记了这个女人。

“我是来负荆请罪的,直到今日我都没有找到背后暗杀白董事长的凶手是谁!”庆楠歉意开口。

这些天,她一直在调查中,从来不敢掉以轻心。她的双手,更是沾满了鲜血。可是她每一次刚刚得到线索,线索便断裂掉。她和她的朋友都气馁了。

“这样啊,这件事情不用麻烦你们了,你们离开吧,背后之人我已经找到了。”杨墨说道。

“找到了?那需要我出手,杀掉他吗?”庆楠激动的说。

她想要看看这个人究竟是谁,让她都束手无策。

长发气质美女毛衣短裙美腿白嫩肌肤户外写真图片

“不需要。离开吧,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杨墨随意挥了挥手。

庆楠叹息一声,是啊,血魔王想要杀人,那不是轻而易举的吗?哪里需要她帮忙效劳?她一生中所杀的人,只怕都没有杨墨一两个月杀的多。

她郑重说道:“谢谢您大度,愿意放过我们。可是我心中有愧,要不您让我留下来吧,让我为之前的所作所为来赎罪!”

杨墨笑了:“你这是要以身相许?”

闻言,庆楠很不满的瞪了一眼杨墨。

“我只是弥补我之前犯下的过错,再说了,让我永远留在这里,你也会不好意思吧?一年期限如何?这一年,我手中的这把刀便交给你了。”

“也好,既然你想要在这里呆上一年,便由着你吧。只是我身边不需要刀子,你可以做一个盾牌,保护芊芊。”杨墨想了一下,认真说道。

“我知道了。”

庆楠不多说一个字,转身离去。

有了庆楠的保护,杨墨更加安心。李钰等人虽然很强,可相比于庆楠这样的顶级杀手,还是相差太远。

开车直接来到药材市场,相比于其他市场,这里有些冷清,只有形色匆匆之人。

杨墨直接走进了一家相对较大的门面中,在药铺中转了一圈。

这里的药材都太过普通,没有他想要的等级。

“老板,有没有百年药材?”杨墨朝着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的老板询问。

“小兄弟一看就是行家,你到我的店铺中来,可就来对了。”老板嘿嘿一笑:“整个市场,只有我们家的珍贵药材是最多的。不知道您想要的是哪一种?”

他的双眼打量着杨墨身,是想要将杨墨看透,看看这个陌生人是否值得自己将镇店之宝拿出来。

“所有!只要药材好,我都要。”杨墨一边说着,一边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哈哈,小兄弟您可是真贪心啊。”药铺老板笑着调侃一声,放下茶杯,转身走入到后堂中。

杨墨就一边品茶,一边等着。

十几分钟后,药铺老板才带着十几个盒子走了出来。

这些盒子大小不一,却部都是古香古色,纯木打造的。

“小兄弟来过过目,我这里的可都是好东西,只是不知道你是否能够部吃的下。”店铺老板一个个打开盒子。

人参,灵芝,虫草

都是一些很常见的珍贵药材,也部都是野生的,并非人工培植。非常珍稀,有极高的价值,可是相比于杨墨的要求,还是相差太远了。

人参的年头太短,灵芝也有些损坏

“老板,还有比这个更好的药材了吗?”杨墨询问。

“小兄弟看不上?”药铺老板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我对药材的品质要求高一些。”杨墨诚恳说道。

“小兄弟,我看你是买不起吧。我这里的药,那都是楚州最高档的了。整条街上这么多药材行,他们所有人的加在一起,都没有我这里的多。

我告诉你,买不起就赶紧滚,别再这里浪费老子的时间,老子这些药可不是穷人能够吃的起的。”

药铺老板的声音提高了一些,穷人两个字咬的格外重。

“好吧,那就当作我买不起好了,如果没有更好的药材,便不打扰。”说完,杨墨大踏步离开。

老板在风中凌乱,他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反话,是激将法。虽然话语有些犀利,可却非常好用。那些买家碍于面子,都会花钱买上一些,证明自己不是穷人。

可是他想不通,为什么今天便失效了呢?特别是杨墨的淡然表情,更是让他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

杨墨又逛了五六家药铺,里面的野生药材都是几十年的,上百年的药材非常稀少,一路逛下来,也是两手空空。

“难道我真的只能够动用组织中的药材了吗?”杨墨眉头紧锁。

他自己出来找药,没有惊动云老,便是不希望用组织的药材。

前行中,杨墨毫无预兆的停下了脚步,扭头朝着后方一人看去。

这人跟着自己一路了,现在终于冒出头来。杨墨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盯着他。

黄自发觉杨墨看向了自己,被吓了一跳,心中连连惊呼,好强的感知力。

“这位先生,您是要买药吗?我这里有一些别人所没有的药。实不相瞒,我跟随您一路了,这条街上并没有您想要的药。”黄自的语速非常快。

他有一种感觉,如果不将话说的明白,他会有灭顶之灾。

“卖药的?只是我有些不大相信你的话呢。”杨墨淡淡开口。

黄自一脸谄媚,衣衫不上品,人也没气质,怎么看不像是有宝贝在身上。

黄自只觉得自己被一阵寒风笼罩着,炎炎夏日也变得寒凉瑟瑟。

“实不相瞒,我并没有药,只不过是一个引路人罢了。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有很多好药,我带您去。如果您有看上的,支付我一点佣金就行。如果您看不上,也耗费不了您多少时间。”黄自连忙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