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青竹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他一向都是骄傲的,是天之骄子,但今日,面对朋友的危险,他却是无能为力。

他的修为也被远远的抛在了后面。

如果,一直在这里,那里还会有什么机遇呢?

虽然傅青竹的心里很不舒服,但他也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这点气度,他傅青竹还是有的。

庭院之,灯光黯淡。

沈墨浓则是一直都在煎熬之,她不知道这场劫难,她能不能度过。在王准的监视下,她也没办法去喊帮手。

她只能希望,兰庭玉可以杀了对方。

对于兰庭玉,沈墨浓是了解的。其的所有恩怨情仇,以及洛雪,她都知道。所以今日,兰庭玉前来相救,沈墨浓心里也是复杂的。

她当然感激!

在这样的绝望时刻,她感激无。

而她也知道,洛宁的死是因为兰庭玉……所以,她不能纯粹的去感激。

而在这个时候,兰庭玉带着古鹰二人降临了。兰庭玉的身躯缩小了很多,他将这庭院包裹起来,不让外界的人察觉到这里的变化。

自信而美丽花卉姑娘图片萌哒哒

那王准还抓着轩辕雅丹和秦宝儿,但这时候,他看见兰庭玉归来,却没看到方南。立刻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不放人吗?”兰庭玉冷冷的对王准说道。

王准感受到了兰庭玉莫大的威严,他心头一颤,立刻放人。

沈墨浓便一伸手,将轩辕雅丹和秦宝儿抓到了戒须弥休息。那戒须弥里面是能够自由呼吸的。

“方南已经被我杀了!”兰庭玉接着说道。

王准失色。

傅青竹微微一怔,沈墨浓则是松了一口气。

现场之,众人听到方南已死,心情都是大不相同。

沈墨浓开心。

王准四人是绝望!

傅青竹却是有些回不过神来。“确定?”他忍不住问兰庭玉。

兰庭玉点点头,说道:“怕他不死,我将他的碎片继续炼化成了虚无。”

傅青竹苦笑,说道:“看来,天命之王也是会死的。”

虽然以前有天命之王死过,但那些天命之王都是其他世界的,不属于七大界。只有七大界的天命之王才是真正的天命之王。而大千世界的天命之王便是王王。

傅青竹伤感的是,他们这些人,原来也是说死死的。

兰庭玉明白傅青竹的心情,但他并不多想,也不会因此多愁善感。他扫视向了古鹰三人。“说吧,为什么要突然前来下手?”

这其,必然是有原因的。

沈墨浓和傅青竹精神为之一振,也觉得这的确是需要搞清楚的事情。

古鹰说道:“是不是我如实说了,你可以放过我们?”

兰庭玉说道:“是!”

古鹰说道:“好,我知道兰庭玉你是个信人,你的话,我相信。”当下,他将其所有缘由都说了出来。

兰庭玉是知道陈扬和唐寅约战的,对于那一场战斗,兰庭玉并不感兴趣。所以直接回到了大千世界。

陈扬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但兰庭玉却是想过,万一有天命者对付陈扬的家人呢?

所以,他多了个心思,在燕京这边多关注了一些。

结果,是这么巧,他关注还没超过三天,遇到了这等事件。

也真算是陈扬好运了。

不然的话,若是沈墨浓,魔典,还有念慈,宝儿他们被抓。那么陈扬绝对要万劫不复!

而且,罗峰如果知道魔典失去了,他发起疯来,只怕也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兰庭玉在了解清楚后,也果然说话算话,放走了古鹰三人。古鹰三人迅速的离去。

天命者风波这样度过了,但这件事却也给沈墨浓敲了一个警钟。那是,大千世界也不是固若金汤的。

从今以后,沈墨浓觉得日子开始不好过了。

“明日,陈扬要决战唐寅,这件事,等明日过后,再与陈扬说吧。”傅青竹对沈墨浓说道。

沈墨浓点点头。当她想对兰庭玉表示感谢的时候,兰庭玉已经离去。

离去之前,兰庭玉还丢了两枚星辰石给傅青竹。这是他在击杀方南之后得到的。方南身所有的丹药都碎裂了,但却遗留下了四颗星辰石。

这一战,兰庭玉还是得了不少的好处。同时还拥有了毁灭之剑!

于是,他给了傅青竹两枚星辰石!

这样一来,傅青竹手一共有了六枚星辰石了。

且说这边,至始至终,轩辕雅丹和秦宝儿都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沈墨浓不想让轩辕雅丹担心害怕,所以也迅速将她们送回了家。

天洲,午时已到。

也是在九霄之,虚空之。

这个虚空类似于宇宙虚空,但却并不是真正的宇宙虚空。这是三千世界特有的独立空间,伪造宇宙空间而产生的……

这个空间,无穷尽一般,修真者不到达造物境九重以,是绝对堪不破其虚妄的。便是飞个千年百年,也会一样迷失在其。

陈扬和唐寅相对而立。

他们在虚空之立着,金色的阳光照耀过来,这阳光格外的炽热……

但如果细细体会,会发现这阳光与在宇宙直接接触的阳光还是略有不同的。

陈扬和血袍唐寅直接交战,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

他们的交战,轩正浩这边并没有派人。灵尊那边也没有派人过来。

绝魂幡和一元之舟也在战前约定,都不允许使用。

唐寅在南荒界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结果,他已经意识到可能出了问题。没办法,唐寅还是要来参加决战,于是直接来到了天洲。

唐寅对陈扬恨之入骨,明亮的阳光之,唐寅的轮回魔眼展开。

轮回世界将一身黑色长衫的陈扬笼罩住了。

黑色长衫是陈扬的黑洞晶石。

唐寅如今也是造物境三重的高手了,法力浑厚磅礴,圣力加持,轮回翻滚,乃是绝世无双。

这轮回世界一经笼罩下来,陈扬发现出了唐寅的莫大变化。

轮回之,有诸多的水雾粒子飘荡,像是水母一般。

一粒水母,一个轮回世界。

如世界,如宇宙,如天地万物,如轮回万世,如永生永世,让人看不透,堪不破!

若是以前,陈扬大可一剑破之!

但眼下,陈扬发现这其的轮回纠缠,犹如万世恶孽,恐怖至极!

无穷尽,无回头之路!

唐寅对付陈扬,也是力以赴!

虽然他高出陈扬两个境界,原本是可以如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的。但是陈扬天命之王的身份摆在这里,唐寅一点也不敢小看。

这些年来,陈扬打下的名声已经足以让无数英雄胆寒了。

唐寅开始默念有词,双手结法印,这一刻,他的衣衫无风自鼓,神情庄重,乃是真正的法相庄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