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微亮,平西军就已经准备完好,开始出发。

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想走了,在东城校场待着并不舒服,总是感觉有些格格不入。

大军整合,骑兵,步兵各部各营共计两万三千余人,浩浩荡荡……

“哎呀,终于是要走了,在这个地方,可真是不自在!”

精骑营统领萨纳尔开口说着。

平西军骑兵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就是胡人骑兵,如今已经改为精骑营,由萨纳尔作为统领。

还有一部分则是原骑兵营,由杨远作为骑兵统领。

战事结束后。

王康对平西军的编制,重新进行了化分,更加的系统完善。

林祯笑着道:“嗨,萨纳尔你的中原话说的可是越来越好了啊!”

“那是,用大将军的话说,这叫做耳濡目染!”

萨纳尔一副得意的样子。

书房里的可爱女生调皮惹人爱图片

“哟,连成语都会说了。”

“哈哈!”

一众人都笑了起来,终于要走了,大家也都各位的轻松。

“说起来,还是跟着大将军打仗的日子痛快啊!”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引起一片共鸣。

林祯开口道:“这一次我们会跟着大将军先去阳州,转而向南去南沙湾驻防。”

“阳州,那就不是大将军的老家么。”

“是啊,听说那里有一座大将军打造的奇迹之城,这次可能见见世面了。”

大军行至东城校场出口,御林军左统领,还有几个虎贲军的将领都是在此。

终于要走了啊!

他们也都是松了口气。

这帮子人太难整了,管也管不了,打也打不过,这也就罢了,他们还有一位相当强势的将军。

能怎么办?

只能是忍着了,太憋屈了!

如今终于是要走了!

看着平西军哪怕是人数众多,可行军起来,丝毫不乱,井然有序,相比较虎贲军则是落寞不已。

比武败的彻底。

统领萧良平也被撤职,没有丝毫的消息,根本就没法比较!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他们心头也不由的希冀,如果他们的将军是王康,那该多好……

看着出口的众多人,林祯开口道:“我看咱们要走的时候,是不是也该给他们再加深点印象?”

“哟,林副将,话里有话啊!”

“至从咱们来了,一直就受着排挤,这要走了还惯着他?”

林祯开口道:“大将军可是说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看就让他们吃上一顿灰吧!”

几个头领商议着。

队伍前面步兵先行走出了校场。

“咦,他们的队伍怎么分割了?”

出口处御林军将军侯勇疑惑的问道。

而这时,萨纳尔面上闪过一抹冷笑,抬起右臂,打了一个手势!

“驾!”

原本慢步的一众骑兵突然奔了起来,这么多的骑兵浩浩荡荡,气势惊人!

“他们要干什么?”

出口处的一众人都是惊疑。

在他们还未反应过来时,萨纳尔带着精骑营已经奔了出来。

速度飞快!

而东城校场的土地并没有硬化,只是平整后的土地……

这一番。

马踏大地震颤!

溅起尘土飞扬!

“噗!噗!”

“咳!”

战马擦着身边走过,惊的盖子明,侯勇慌忙后退,都摔了一个激灵,同时一众人也都沾染了满身的尘土!

“嗷!”

“嗷!”

而精骑营的胡人却都大笑的怪叫着,扬长而去……

“该死!该死!”

盖子明爬了起来。

“太狂了,太狂了!”

一众都喝骂了起来,可也没有丝毫的办法,临走了,又被呛了一竿子……

出了外面,所有人才是汇合,道路两旁已经站了些城卫兵清空道路,维持秩序,指引他们出城。

而这时,王康这边也都收拾齐备,准备出城,跟平西军汇合。

其实也没什么收拾的。

他虽然离开了,但这府上并不空缺,还会有专人打理。

只不过马车是挺多。

因为有五十三位从工部借来的工匠,也将跟他一齐离开。

当然还有王康的母亲苏容,一些苏家人,还有李清曼,林语嫣,还有两个小家伙!

这么多人,组成一个庞大的车队,引起一片围观。

这位终于是要走了,可临离开时,还整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从凯旋而归,到现在,其实时间也不算长,但只要有王康在京都,那肯定是少不了的热闹。

军机处三大武侯,行箭侯吴雍被斩了首,家道中落,安宁侯萧栾,也没好到哪去……

终于是走了……

朝中不少官员都是内心感叹,这个煞星离开,上京城应该是能够安生一些了吧……

“侯爷,王康已经出城了。”

接到消息的萧栾下意识的轻松了口气,虽然是不愿承认,但其实他还真的是有些怕了。

现在走了,走多长时间,还不清楚,但他是能踏实一些了。

“不过,王康你也别想着好……”

萧栾目光阴沉,他跟金宇商会的副会长张良已经有了些密谋,接下来也会采取一些行动。

更让他放心的是。

是前几天面见赵皇,所说的话……

“他……就这样走了?”

与此同时,凌天策面色难看的呢喃着,当初王康声势浩大的回来,他满是戒备,他想着王康必然是会针对他,对付他……

但似乎是他想多了。

而他在幕后所策划了一些,也都失败,尤其是最近的一次,元芒暴露,赵皇必然会有所动作……

更让他感觉到不舒服的是。

他把王康当做了对手,但王康却根本就不搭理他。

无视!

彻彻底底的无视!

这让他更有一种很深的挫败感,而他更有一种很深的危机感。

他有所预料,等王康再次回来时,恐怕会更加的厉害……

而在此刻。

皇宫,垂拱殿前的高台上,赵皇姜承离和武威王姜祁,两人站立,看着城外的方向……

武威王低沉道:“陛下对王康是不是太过的信任了,或者说太过的放松了?”

“没办法。”

姜承离开口道:“有很多事情,朕都办不到,而他能办到,比如说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可这样风险太大了,此子心比天高,您有把握吗?”

“没有把握。”

“没有把握还要做?”

“总是要试试吧,或者说是赌,朕赌他不会反,他赌朕不会压他!”

“不过……”

姜承离低叹道:“朕有预感,等他再回来时,恐怕朕都压不住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