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皇帝带着众人来到奉灵殿时,奉灵殿其他地方包括灵柩都无恙,唯有灵柩旁的砖面上,多了一道黑色的印记,看上去,像是一只貔貅的剪影。

貔貅,是大燕的图腾,燕人相信,认为它能保家宅平安,所以过年时,喜欢在门板和窗户上,贴貔貅的剪影。

那头貔貅之灵,冲了出来,到最后,只是为了看一看即将入陵寝的先皇。

总之,其并未造成什么其他的破坏。

皇帝带着众人重新祭拜了一遍先皇,一是这个礼仪必不可少,二也是为大家平复一下情绪。

随即,

皇后开口道:

“魏忠河。”

“奴才在。”

“今日之事,不得传出去丝毫。”

“陛下放心,奴才明白。”

皇帝看向周围一同过来的重臣,着重看了一眼平西侯,

清瘦高挑的学院风女生

道:

“让诸位臣工受惊了。”

“臣等让陛下受惊,臣等有罪。”

“臣等有罪。”

“还行,朕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内阁之事,咱们接着去议。”

“陛下,可需歇息……”

“国事要紧,这点花头,寻个开心逗个乐子也就罢了,岂能耽搁国事?”

“是,臣等遵旨。”

“陛下。”

“平西侯有什么话说?”

“臣刚刚受了点惊,想回去歇息。”

“哦?我大燕屡立战功的军功侯爷,竟然连这点场面都撑不住?”

“陛下,不是撑不住,而是先前不小心牵引到了旧伤。”

“那你先回府歇息,稍后,朕派太医过去。”

“臣,谢陛下恩典。”

郑凡清楚,先前皇帝带着自己去养心殿议事,是想让自己压个阵,意味着大燕的军方,坚定地支持着新君。

同时,皇帝想用平灭王庭的大功所造就的威望,将内阁制推行下去。

自己的任务,其实已经完成了,再留下来,反而只会成为这些大臣们借机发挥的目标,还不如早点抽身离开了事。

朝堂之上,大家都是老狐狸,死了赵九郎,并不意味着剩下的这些重臣们就都是乖宝宝了,上头的宰辅位置空了,下面的人,自然会更热切也更上心。

皇帝去应付就好,自己没必要再留着打太极。

至于说,就这般拍拍屁股跳出这个圈子是否太不讲究;

呵呵,

藩镇嘛,

没点跋扈的气象,别人还真拿你当软柿子要捏呢。

郑侯爷觉得,许是自己真的太好说话了一些,否则,他们之前为何不敢请镇北王或者靖南王来当个宰相?

欺软怕硬呐,啧啧。

得了恩准,

郑侯爷就出宫了。

樊力在宫门口等着,见自家主上出来,马上凑过去,小声道:

“主上,阿铭和三儿先前进宫了哩。”

这姿态,活脱脱地在打小报告。

“他们进宫了?”

郑侯爷微微皱眉,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先前宫内的乱子,会不会和那俩货有什么干系?

……

“是它自己冲出来的?”

“是。”

子客对魏忠河道。

“丹炉下面呢?”

“它还在,冲出去的,只是它一部分灵体,许是……为了最后送一下先皇吧。”

“嗯。”

如果是造成了什么不可挽回的损伤,那么今日,这个红袍小太监必然要被治罪的,就算是太爷关门弟子的身份,也护不住他,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好的。

貔貅之灵最后去见先皇一面,也证明了先皇的伟大无可指摘,对于他们这些先皇时期就在的老臣子老奴才,也算是一种认可吧。

所以,治罪的事,就不用再提了。

“丹炉的封印,你可否重新加持?”

“可以。”

“需不需要安排钦天监的人过来?”

“不需要,这个地方,还是人少一些为好。”

“嗯,你,留意一点。”

“是。”

魏公公走了,他还需要去负责为今天的事“噤声”,好在宫内已经被清理过一遭了,各家的眼睛,嗯,除了以前六皇子府的眼睛,其他眼睛都在登基那天被挖了,所以封锁消息的难度,并不大。

而后,

子客又回到宫殿内。

丹炉,已经自己又闭合了。

“兄弟,够义气。”薛三走上前,对着子客的胸膛就是一拳,体验着,这和平日敲膝盖时截然不同的触感。

“反正没造成什么害事,说不说,都无所谓而已,你懂得机关术?”

“额,懂一点点。”

“可能理解透这丹炉之上的机关?”

“不能。”

“藏拙?”

“不是,题很难很复杂,我先前,也只是用可能出现的答案,去试验了一下,没成想,真成了。”

“答案?”

“是。”

“可否告知于我?”

“可以,稍后,我给你画张图。”

“多谢。”

“不用客气,反正这个答案,下次会变。”

“………”子客。

薛三倒是没说瞎话,他是“能工巧匠”,但这类东西,有时候一个专属器械就是一个专门的体系,并不是一通百通那么简单。

他先前的尝试,只是根据经验在用答案去凑。

相当于数学填空题,最后答案要么是π,要么是1、3这类的概率很大,总不可能是几百又根号下几百分之几百。

真的只是运气好。

“还喝酒么?”阿铭问道。

“抱歉,阿铭先生,今日,我没闲心喝酒了。”

“那我回了?”

“恕罪,怠慢了。”

“客气了,毕竟有这么多酒。”

阿铭和薛三走出了大殿,

随后,

大殿的门被缓缓地关上。

红袍小太监将自己贴在了丹炉上,闭上了眼。

他可以感知到,在丹炉的下方,有一尊身体腐朽白骨比肉多得多的貔貅,显得很是疲惫地在那里。

“先皇拒绝了你,不还有我么?”

……

“所以,我们今天不去动物园了?”

走出宫门后,薛三问阿铭。

“回去吧,这是为你好,先前主上也在养心殿,你不也看见了么?”

“所以呢?”

“要是让主上知道,今天的事儿,是你弄出来的,你还想晋级么?”

“问题是,那个小太监都没告诉魏忠河,主上又怎么会知道是我做的呢?”

“因为我会说啊。”

“……”薛三。

……

郑侯爷进平西侯爷前,特意去隔壁的靖南王府转了转,然后才回到自己家里。

剑圣此时正坐在院子里喝茶。

“宫内出事了?”剑圣问道。

他人在这里,但宫内的动静,是可以感知到的。

当初他在西平街一剑劈了宰相府的马车时,魏公公坐在御书房屋顶上看着热闹;

今天,是反过来了。

“小事儿,一头貔貅的灵,闹了一下。”

“哦。”剑圣点点头,“对了,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剑圣的妻子,怀着孕,推算一下时间,如果现在快马加鞭地赶回去,可能还能赶得上临盆。

“得等到先皇的灵柩入陵寝,估计,还需要个四五日吧,要不,你先回去?”

剑圣摇摇头。

“让你委屈了。”郑侯爷感慨道。

剑圣摇摇头,道;

“没事,以后还会再怀,下次陪着就行了。”

“………”郑凡。

寒风飘飘落叶,

应和了郑侯爷听到这句话的心境。

拉起旁边的椅子,

郑侯爷躺了下来,让阳光照到自己身上。

“老虞。”

“嗯?”

“这次进京,其实我似乎什么事儿都没做,却又像是做了很多事一样。”

事儿,其实是做了的,否则赵九郎现在还是宰相。

但杀赵九郎,无非是大局已定之后的自我宣泄。

本质上,朝堂上的变化和大燕这个国家的传承,依旧是平稳有序地交接了。

“你想干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其实,我能理解你这种心情,当把野人驱逐出晋地,我又没死,养回来后,我就有类似的感觉了。

剑道之途上,心里其实早就是有就有没有就无所谓的心态。

——————

荣华富贵什么的,我向来也不是很在意。

人,

到了这个时候,都会有这种情绪,尤其是男人。

所以,

在这个时候,你需要……”

“好了,闭嘴,您是没完没了了是吧。”

显然,剑圣下面想说什么,郑侯爷猜到了。

“呵呵。”

“京城内有不少名医的。”剑圣说道。

“我身边的名医,可不少。”

“也是。”剑圣点点头,好几个“先生”,其实都是精通药理的,当初雪海关前开二品的自己,其实就是这般被他们给“救”回来的。

“也有几个比较灵的寺庙,不试试?”

“呵呵,我身边的鬼比寺庙里的都多。”

……

钦天监定了日子,

七日后,大行皇帝灵柩入陵寝。

皇帝带着一众文武勋贵护送,灵柩所行之处,百姓自发设供桌焚香挂白。

最终,

当看见大行皇帝的灵柩被抬入了地宫,看见地宫的大门,被缓缓地闭合上去后。

陵寝内,

所有人都跪伏下来,包括皇帝。

随后,

礼部老尚书替皇帝宣旨,

先歌颂了大行皇帝一生功绩,

最后,

定下了谥号。

郑凡清楚,其实大行皇帝早就为自己准备好了谥号,就在遗诏里。

大行皇帝打算将这些年南征北战的疲敝全都算在自己头上,燕地的旱灾晋地的水灾,也都算在自己身上,揽下一切罪责;

所以,他为自己的谥号里,定了一个“厉”字。

然后,皇帝驾崩,姬成玦初登基那天,因为没有让宰辅念那罪己诏,相当于摆明了一种政治姿态,所以,拟定谥号的大臣们没人真敢往那上头去凑。

但取了几个平谥后,新君都不满意,最后,新君亲自拍板,定下了“武”。

刚彊直理曰武,刚无欲,强不屈。怀忠恕,正曲直;威彊敌德曰武,与有德者敌。克定祸乱曰武,以兵征,故能定。

也因此,

后世再称呼大行皇帝时,将称其为……燕武帝。

郑凡不由得有些替这对父子感到唏嘘,

生前,

父子反目成仇,

父不慈,子不孝;

薨后,

亲手弑父才得以上位的姬成玦,却坚定地为自己的父皇正名。

父子亲情,家国伦理,这些东西交织在一起,最终,形成了这般扭曲的关系。

也就在这一天,两封自西边来的加急奏折,进了御书房。

一则:镇北王李梁亭病危,请朝廷派钦差去王府正式册立世子。

是的,

虽然李飞早就回到了镇北王府,但朝廷,并未正式地对其册立世子。

以前,镇北王府没人会在意朝廷的册封,甚至,连朝廷自己,都刻意地忽略了这一茬。

前两任镇北王,都是自家确认继位侯爷位置,接受了来自镇北军的宣誓效忠后,再象征性地给朝廷发个折子,面子上走个过场。

现在,主动请册封,其实就和南门关外依附燕国的小国一样,希望从朝廷那里获得来自法理上的认同,也相当于是,曾经的强藩,不,确切地说,是大燕国中之国的百年镇北侯府,再度要归附于大燕的朝政体系之中。

但御书房内,

皇帝并没有因此而露出激动之色,虽然,集权,是每个脑筋正常的皇帝都想要做的事情。

集权,也不是瞎集权,集权成了乾国那样子,那还玩个屁!

统御大将,确实会为上位者所猜忌,但一国之中,没几个大帅军神级别的存在镇着,这国,还怎么立?

“病危”,

病危了。

虽然先前就有了猜测和预感,但当事情真正的发生时,皇帝依旧感到一种迷茫,甚至是……愤怒。

自己从父皇手上,继承的是一个疲惫的大燕,但戈矛锋利!

现在好了,

两大镇国基石都要没了,

自己还怎么玩?

在看到第二封奏折时,

皇帝整个人,当即阴沉了下来。

“魏忠河。”

“奴才在。”

“宣平西侯入宫面圣。”

……

这皇家办丧事,真的比普通人家的丧事累多了,普通人家的丧事送个棺,送个草,也就是从村口到村西的距离。

而皇帝,得从皇宫到皇城外老远的皇陵,且还得早早的去。

正如姬老六先前所说的,兄弟家死了至亲,你不得来帮忙?

郑侯爷没办法,只能去了,其实,他也没啥事儿要干。

宣读诏书不用自己,礼仪规矩也不用自己,就纯粹地穿着甲胄,当了护送陵寝的卫士队长。

没办法,谁叫他是现在京城里仅存的军功侯爵呢。

大皇子虽然也是,但他是皇子,大丧时身为人子,不得披甲执锐。

所以,

郑侯爷今天相当于穿戴着整齐的甲胄,站了一天的军姿,且还正因为你和皇帝关系好,所以更不能偷懒懈怠,

这他娘的能不累么?

联想到西边军情送来时,提到过蛮族王庭军队白天刚进行了盛大的阅兵,晚上就遭遇了夜袭,这败亡得真不冤。

回到家,

郑侯爷就开始泡澡。

四娘一边帮郑凡按摩着肌肉放松筋骨,一边汇报着行礼等物品的收拾情况,因为后日就打算离京回晋东了。

“主上,奴家按摩和公主按摩,哪个更让你舒服?”

“自然是你了,公主按的那叫个什么东西。”

标准的回答。

“主上,想念家里的公主和如卿了么?”

“有你在,我就满足了。”

又是一记标准的回答。

这时,

阿铭在外面通禀道:

“主上,陛下宣你入宫。”

“唉。”

郑侯爷叹了口气,道:

“这孩子,不会是今天安葬了爹,心里不舒服,想找我安慰吧。”

“主上是该去安慰安慰的,不该早早地回来。”

“我刚开玩笑的,他才没那么脆弱,他老子不还是自个儿刺死的么。”

有剑圣在外头,郑侯爷也不怕什么隔墙有耳,哪怕,这里是京城。

收拾了一番,

郑侯爷入了宫。

一进御书房,就感觉这灯光有些暗。

郑侯爷下意识地看向魏忠河,魏忠河对着他眨了眨眼。

郑凡点点头,装出自己已经懂了暗示的意思。

等拐个弯,进入里间后,郑侯爷自己也“嚯”了一下。

姬老六坐在椅子上,

龙袍扯开,头发散乱;

“郑凡。”

“哎,我说,您没事吧?”郑侯爷上前,仔细打量了一下。

弑父弑君的娃,应该没这般脆弱才是?

“李梁亭上折子了,他病危了。”

“这不早就猜到的事儿么。”

“但现在成真了。”姬成玦说道,“相当于我刚从自己爹手里继承了全京城最大的青楼,结果我刚接手没两天,两个花魁,就走了。”

“陛下,您是真不害怕先皇听到这话气得从今天刚下的陵寝里再出来啊?”

“直娘贼!”

姬成玦站起身,将奏折摔在了桌上,

而后,又颓然地坐了下去,

道:

“李梁亭奏折下面,说希望朕派人去册封世子。”

“应该的,这是为世子铺路了。”

“是这个意思,朕打算让大皇兄去一趟镇北王府进行册封。”

“嗯,这个面子,可以了。”郑凡说道,“不过,陛下到底找臣来,何事?”

仅仅是这个奏折,不至于大晚上地再喊自己过来。

姬成玦拿出今日第二封加急奏折,

道:

“这一封,也来自西边,不过,更西。”

“嗯?”

“是一个罗马帝国的使团,向朕,发来的国书。”

“这么快?”

“朕自己算算日期,这个使团本应该是受邀打算参加蛮族王庭的大会的,但应该是误了期限。”

郑凡笑道:“命好。”

是的,如果如期赶至,那个夜晚,可不会区分什么人种,必然早就全团成尸首了。

“所以,他们转而向朕发了一封国书,国书的大概意思是:

既然蛮族王庭覆灭了,那么,接下来,理所应当,

由他罗马国和我大燕,

分享这荒漠的所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