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遗址中出来,又花费了一些时间,有惊无险的下了天山,之前发生雪崩的迹象也难看出,一如之前那样。

能看到的,只是覆雪深厚,寂寥无人……

“我之前说过的话依旧有效,等你回去之后,你会明白,我等着你来找我……”

天问看着他平静的开口。

经历了莫大的失望,王康感觉他似乎不一样,多了一种其他的气质,像是戾气,又好像不是。

就好像一块白洁的美玉,而多了些杂质。

他莫非真的因此而受打击,走向另一个极端了吗?

王康没有说话。

就这样看着天问离开,消失在视眼,他最大的追求已经破灭,没有了想望,那么他就要去全心全力的去做另一件事,也就是他一直以来的执念……

天问就这样走了,没有管他,王康巴不得如此。

不过从这里回赵国路途遥远,离开这么长时间,山中无岁月,也不知过去了几年……

自己单独回去,也不现实,王康很快制定了计划。

阳光下的清纯小美女

去找西域商人,依托商队,只要能到了越国,到达草原,就能联系上自己的人,就能安全的回去……

只是自己的身上,现在没有分文,在天山这么长时间,如是野人,这也是个麻烦事啊。

不过王康也不担心,以他的能力暂时的厮混应该也不成问题。

从天山脚下独自出发,开始了他艰难的回归之旅……

无尽的戈壁荒漠,还是那片难得的绿洲,时隔许久,王康又来到了这里,只不过他的身边,已经不是天问。

从天山到了西域,王康找了一个小商队。

说起来也很巧,这个行商正好遇到了点麻烦,王康为其出了个点子解决,得知他们要去越国,王康便顺路跟随。

所以又来到了这片绿洲,经常穿行沙漠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片地方,算是一个补给的休息站……

王康坐在湖边,面有忧色。

遇到人之后,进行了沟通之后,他就知道了时间。

现在距离他离开之时,已经过去了两年多,然后再回去,最快也还要一年多,这一来回,可能就要四年了!

离开四年!

会发生什么?

根本就不敢想象!

在他走的时候,齐国使团就已经要去赵国,正式商谈联盟事宜。

这么长时间,齐楚肯定要开战了。

而且最让他担心的是天问所说话,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他也有了些布置,就是要对付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势力,要让他一无所有。

然后用这种方式,逼他就犯。

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王康想着,家族的发展已经成形,各部分完整,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除非……赵皇要动手。

可这也不太可能!

王康是相信赵皇的,他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因为赵皇不是昏君,他应该知晓厉害,但万一呢?

天问的那一席话,增加了不确定性……

“嘿,王你在想什么?”

这时传来一道爽朗声音打断他的思绪。

王康回头看着,一个粗犷的汉子走了过来。

他叫乌帕,是西域安息国的人,他还有一个妹妹,兄妹二人成立了这支小商队。

乌帕坐在王康的身边,笑着问道:“是不是想家里了啊!”

“是!”

王康平静应道。

能不想嘛,走了这么长时间,当然会想家,还有两个孩子,妻子……

“王,你之前是做什么的,方便说吗?”

乌帕开口道:“我总是感觉你不一样,好像有种特殊的气质,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

他的中原话说的还不错。

王康笑着道:“我也是做生意的。”

“哈哈!”

“我果然猜的没错。”

乌帕笑着道:“刚才我还和穆娜打赌,我说你是商人,穆娜说你是贵族,看来是我赢了。”

“你给我出了几个主意,让旗木得那家伙吃了个大亏,都是很好的生意经,我猜你就是做生意的。”

“王,你要不要留在我的商队,我们一块做生意,有你的加入我们一定能发展壮大,这一次我想去草原!”

“去草原?”

王康问道:“你的行程不是要去越国吗?”

“我改主意了,我想要去草原,在那有一支富阳商队,能跟他们拿到货物,在回到西域,肯定能赚大钱!”

“对了,你不就是赵国人吗,你听过富阳吗,他们的很多物品,都很好,非常的受欢迎。”

乌帕低声道:“只是想要跟他们拿到货很难,我听说旗木得那个家伙,也打这个主意。”

听着乌帕所说。

王康也有些讶然,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

草原上的富阳商队,当然是他的,是李平在负责,现在名声都传到了西域,看来发展的不错。

既然乌帕要去草原,那就更好了,在草原他也有很多的势力……

思绪闪过。

王康笑着道:“你放心,我想富阳商队,一定会跟你合作的。”

“哈哈,那就借你吉言了。”

“你以为你是谁,真是好大的口气!”

这时有一个西域人走了过来,是一个头发很卷并且带有些金色的大汉。

他叫旗木得,是乌帕的老对手,身边还带着几个人,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王康。

“旗木得,你想要干什么?”

乌帕忙着喝斥!

“乌帕,你滚远点,这事跟你没关系,我只想找这个小子的麻烦!”

旗木得看着王康冷声问道:“听说是你给乌帕出的主意,让我吃了个大亏!”

“是你想要坑乌帕,怎么是你吃了大亏?”

王康淡淡道:“就算是我出的主意,你又想如何?”

“哼!”

旗木得冷声道:“我想要把你丢在这沙漠中与黄沙为伴!”

“旗木得,你别太过分了,王是我这边的人,你也敢动?”

“乌帕,我奉劝你,还是离远点不要插手,他只是个中原人!”

旗木得说着,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他的商队本就比乌帕的商队要大,人数也多。

这些西域商人长年来往各地,除了经商之外,本身也相当的凶悍!

乌帕的面色有些难看,他也清楚自己与旗木得的差距,但还是咬牙道:“王,你放心,我不会不管你的,你是因为我才得罪了他……”

“哈哈。”

王康笑着道:“没事,旗木得在我眼里,只是个爬虫,我还没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