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饭,在鸳鸯和王熙凤的蓄意安排下,以刘姥姥为中心,笑点跌出,让大家着实畅快的享用完。

饭后贾母是要吃茶的,所以又回去了探春屋里。

等贾母王夫人等走后,李纨、王熙凤两个才入小席吃饭。

刘姥姥留在后头,看见这一幕,便感叹“怪道都说‘礼出大家’,我就爱你们家这行事,每个人都和气不说,却还是上下有度,没有半点乱了规矩!”

说的李纨和王熙凤等人都笑了。

王熙凤道“方才那些事不过大家取笑,您老别往心里去。”

正好鸳鸯也送贾母回来,闻言以为刘姥姥识破了她们的诡计,笑道“姥姥别恼,我给您赔不是。”

刘姥姥摇摇头,“姑娘说的哪里话,原不过是咱们大家一起哄老太太开心,我省得。要是我真心恼,也就不说那些话了。”

刘姥姥说的实话,她见识是少些,但是却有眼力。王熙凤和鸳鸯一唱一和的拿她取笑作乐,她哪能半点看不出来?

不过想着可以逗贾母开心,她才这么配合的。

自她入贾家来,贾母对她的礼遇她是记在心里的,能尽自己所能“回报”一二,她心里也过得去些。

王熙凤鸳鸯二人见刘姥姥面色,才知道刘姥姥并非那么蠢的人,心下真多了半分敬意。

笑开心女生像个孩子超甜治愈系私房写真

特别是鸳鸯,为了弥补“失德”之处,便亲自捧来茶与刘姥姥算作赔罪。刘姥姥自然慌忙不迭的推拒。

然后鸳鸯便要下去吃饭。

王熙凤道“你坐下,我们一起吃了,也好过去服侍老太太。”

鸳鸯闻言,倒也没怎么犹豫,便坐下陪着李纨王熙凤二人快快的吃了饭。

然后刘姥姥不免又感慨她们吃的太少,难怪风都吹的倒……

吃闭之后,鸳鸯问“今儿的菜剩的不少,都送到哪儿去了?”

婆子们回答说还没送,等着这一处散了,再送外面去。

鸳鸯笑着嘱咐道“先给二奶奶屋里的平姑娘送两碗过去。”

王熙凤自是推拒,鸳鸯死命先送去。

又让往李纨屋里的素云和贾宝玉屋里的袭人处送。

王熙凤忽笑道“你既这么着,有一个人你倒是不能忘了!”

鸳鸯忙问是谁。

其实这送菜给谁,菜本身倒是不算什么,跟着主子身边的这些贴身大丫鬟,哪个不是山珍海味泡出来的。

关键是这份荣耀。

王熙凤看了李纨一眼,呵呵笑道“宝玉屋里的香菱丫头你可别忘了,人家今儿身体不舒服呢。”

灿烂一笑,很有种风情万种的感觉。

李纨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旁边,示意刘姥姥还在这里,让她小心说话。

鸳鸯心头便纳罕,只是不好细问,只点点头,说道“既这么着,给晴雯那小蹄子也送一碗去,免得她无端又生是非,还有麝月、茜雪、美卿……”

话没说完,见众人笑,她自己倒也笑了。

是呢,就他屋里“尊贵人”多……

……

贾母吃了茶,略坐了一坐,便带众人出屋子散一散。

先是坐船,从荇叶渚到花溆的罗湾之下,上宝钗住的蘅芜苑看了一回,又带着刘姥姥在大观楼外参观了一遍,最后在缀锦阁又摆了专门的酒面席,大家坐成一圈,谈笑取乐、饮酒联句。

刘姥姥愈发得了章法,收放自如。等吃了多点酒,也不用鸳鸯等人指点,自己就能编出很多故事来,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后来梨香院的戏子们奉命弄起了音乐,刘姥姥饮酒过量,听得这些个,更是手舞足蹈的又哼又跳起来。

个中笑料,不一而足。

既吃了酒,贾母未免要歇歇中觉。于是命王夫人陪着薛姨妈,又命鸳鸯等丫鬟领着刘姥姥四处逛一逛,自己便由李纨服侍着往稻香村休息。

贾宝玉和林黛玉等人一处略坐了坐,也各自准备回去休整。

黛玉趁着不被人注意,忽低声问贾宝玉“你今儿休沐?明儿也休?”

见贾宝玉确定的点点头,她却又没说什么,同样点点头领着自己的丫鬟回潇湘馆去了。

贾宝玉心想黛玉或许是想要叫他去潇湘馆,因为她知道贾宝玉一般没有睡午觉的习惯。

好几次午觉时候,她都是被贾宝玉吵醒的。

不过最终贾宝玉还是没跟上去。

等贾母醒后,大家肯定还要继续游园的,这个空挡,他该去瞧瞧香菱。毕竟那丫头,昨晚很是吃了点苦头……

怡红院今日已不比昨日黄昏时候那般冷清。

二爷回来了嘛,要好好表现,嘻嘻。

这是丫鬟们心底的声音。

所以当贾宝玉回来之时,看到的便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丫鬟们各司其职,见他回来,都上前娇声问好。

贾宝玉人艰不拆,也无意追寻她们昨儿都去哪儿了,笑着与她们点点头,往主院落里来。

晴雯看见贾宝玉,笑道“二爷不是陪老太太游园去了么,怎么回来了?”

“老太太在睡午觉。”贾宝玉随口回了一句。

晴雯笑道“二爷等一下,水缸里镇着果子,等我把这雀儿喂了,洗手给二爷端过来……”

贾宝玉点点头,问“香菱她们呢?”

晴雯一张脸顿时以可见的速度垮下来,偏头示意了一下那边屋里,嘴儿已经翘起来了。

“二爷眼光越来越高了,如今都不稀得我们服侍了,只管捡那好的去,我们原不配服侍爷。”

不满的情绪溢于言表。

阴阳怪气的说了这一句,她又想看一眼贾宝玉的反应。可是眼角余光却没看见人,她便转身,却刚好落入贾宝玉的怀里,而臀上也如愿以偿的挨了一巴掌。

“小妮子,想要找打下次直说,不要搞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

晴雯顿时脸红了。

本来在走廊上被贾宝玉抱住就让她羞臊——主要是担心被别人瞧见。

再听得这种隐隐直戳破她内心的话语,更是心儿一颤,脸上滚烫起来,骂到“谁想了,你走开……”

猛然推了贾宝玉一下,她捂着脸跑回屋里去了。

……

屋里,香菱见贾宝玉走进来,面上先熏红了一半,不过还是规规矩矩的站起身来,低着头。

贾宝玉便上前仔细打量了一眼,嗯,今儿的香菱,好像确实比以前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对,就像是少了一丝呆萌,多了一丝妩媚……

倒也奇怪,分明早就遍尝人间风月,昨儿也只不过是彻底变成妇人而已,怎么会有这种差别?难道,最后那一道工序真的如此至关重要?

微微关心了一下,香菱便显得有些受宠若惊,不敢生受,还要给贾宝玉捏肩。

贾宝玉一把将她抓进怀里,好好爱抚了一番。

说起来,香菱在他屋里虽然是个丫鬟的身份,但是,他对她的喜欢却绝非简单一个少爷对丫鬟的疼爱。

没法,香菱这个小丫头,真的太乖太听话了,让她做什么都愿意。这样的女孩子,没有男人不喜欢。

忽闻一阵笑声,秦氏进屋。

香菱立马站起来。

“哟,我来的不巧了,打搅了二爷和妹妹的郎情妾意?”

“没,没……”

香菱赶忙摆手,看了秦氏一眼。眼睛里分明有话,却说不出来。

贾宝玉也瞧着她,忽然摇头一笑。

这女人,居然好意思取笑香菱……

秦氏盈盈走到两人中间,看了一眼屋里没别人,再次低声笑着“二爷确实该好好哄哄我妹妹呢,昨晚那么不知道怜香惜玉,把她伤的那样,人家看着也心疼呢!”

这话说的就内位太足了,连贾宝玉都差点低了头。

香菱更是连忙否认“不是的,二爷没有伤到我……”

秦氏便转头看着她,忽然做出娇憨的神色,“二爷,好二爷,饶了我吧,香菱不中用了……”

……

关于大家担心的问题

最近确实有一些风波,有人担心这本书会不会进宫当太监,在此声明一下

绝不太监。

我本来写的慢,写到今天有这么多书友资瓷,本人一直心怀感激的,不会因为一点点事情改变。

我认为,网文作者,既然蒙受广大书友恩泽,能有口饭吃或者多一口饭吃,首先应该的就是要对得起衣食父母,其次才是自身利益。

所以,我第一本书成绩那么差,还是坚持过来了,两百多万字,算完结作品中的中等了吧?

大贵族这本书,起点就比梦入那本高很多,成绩也高很多,所以我会很珍惜,挥刀自宫的事做不出来。

至于别的,作者本身不是很了解,不便多言。总之一句话,作者是相信阅文的,希望广大书友们也相信,相信最后的结局一定是圆满的。

最后给大家道个歉,因为个人原因,承诺的恢复双更没有做到,十分惭愧。

借口也不找了,我从来不愿意去欺骗读者,便只说一声抱歉吧。

天长地久,来日方长,希望永远和大家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