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等冬天来临,李世民的圣旨就下来了。

好在楚王府也已经提前做了准备,倒是随时可以启程。

“王爷,这个羽绒衣多带几件吧,听说江南的冬天阴冷阴冷的,比长安城还难受。”

明天就是李宽离京的日子,李宽自己除了扔了几本高中级别的书给刘元和狄仁杰,顺便指导了一下戴和李谚他们如何制作烧碱和硫酸,其他倒是没什么需要忙碌的。

反倒是程静雯这个留在长安城的人,在房间里这转转,那转转的,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是李宽需要携带的。

“静雯,我这衣服已经装了好几箱了,够穿了。”

李宽此番出京,带的人也不少。

除了薛礼继续留在长安城护卫楚王府,席君买和王玄武都跟在身边,更有两百精锐护卫跟随而行。

除此之外,王玄策、武媚娘、晴儿、九条杏香、王富贵以及一些厨子、马夫、匠人,整个出行队伍逼近三百人。

这么多人,携带的辎重自然也不少。

“王爷,要不让孙神医和林然也跟着你一起去吧?”

程静雯想了一遍,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是李宽需要携带的,结果发现似乎都齐了,倒是随从里头只有张景这么一个以前王府里的郎中。

单眼皮美丽花下女孩两片薄薄嘴唇甜美俏皮写真

虽然这几年张景低调的跟在孙思邈身边倒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但是技术确实跟孙思邈和林然还有一大截差距,这让程静雯有点担忧。

万一路上有什么意外,张景行不行啊?

“不用,有孙神医在,我才能放心离开。”

有系统在,离开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生病后无法治疗。

不过,这个理由自然是没有办法拿出来说的。

……

观狮山书院。

格物学院自己组建了一只船队,准备前蒲罗中,然后择机往南探索。

这算是李宽在书院里头抛出地球仪,跟大家说地球是圆的密切相关。

李谚是倾向于相信李宽的说法的,但是没有经过验证,他也很难说服自己。

而李义协和李耿则是完冲着传说中的高产作物去的。

连出海都没有出过,他们也没有那种迷之自信,能够去到遥远的美洲寻找楚王殿下口中的高产作物。

所以这段时间,在李义协和李耿频频鼓动之下,在李谚的推波助澜之下,再加上许敬宗也知道李宽支持探索海洋,所以书院里专门从登州造船作坊购买了一艘最新式的海船。

今天,同样是格物学院的船队离开长安的日子。

当然,新式的大海船是不可能开到长安来的,他们还得去登州接收这艘船。

“二郎,三郎,楚王殿下说过,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次你们兄弟两跟随书院的船队出海,为父是支持的,你们务必多看、多听、多学,不能辜负楚王殿下的栽培啊。”

朱富裕站在渭水码头边上,看着朱银、朱铜两兄弟准备登船,忍不住再次叮嘱了几句。

“对啊,你大哥我是只能在军中厮混了,前途也就这样。但是你们不一样,楚王殿下有多么重视观狮山书院的建设,你们是比我更清楚。听说明年开始,书院的学员如果通过毕业考核之后,一旦进入各个作坊,至少是三级工的待遇,并且也有机会进入衙门。”

朱金作为老大,除了会识几个字,没有太多其他文化,跟着自己阿耶在热气球营里面努力。

“阿耶,大哥,你放心,你们说的道理我们都懂。什么胥吏,什么作坊的,说实在的,我是不感兴趣的,我就想在书院里面待一辈子,要是毕业后能够留在书院当教谕就再好不过了。”

朱银和朱铜都是格物学院的学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经跟着朱富裕坐过热气球的缘故,他们都对气候的变化很感兴趣。

为何高空中会更冷?

为何不同的地方,同一个时间的温度会差异那么大?

地球是否跟楚王殿下说的那样,南北两个半球的气候完相反?

这些都是他们想要找到答案的。

这一次,书院的船队要出海考察,他们两兄弟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报名了。

“你这主意也不错,反正跟着楚王殿下,准没错。不过,听说海面上风高浪急,你们也要保重自己。”

儿行千里母担忧。

朱富裕的婆娘去世的早,他可谓是含辛茹苦的把三个儿子拉扯大,眼看着两个儿子都要出海了,要说他一点担心都没有,也是假的。

朱铜看到朱富裕这个模样,忍不住说:“阿耶,你放心,这次出海,我们的船员都是东海渔业的老水手,经验丰富的很。再说了,这一路南下,到处都有补给点,没什么大事的。”

“阿耶,大哥,要登船了,你们在长安城也多保重!”

朱银看到李谚已经站在甲板上开始催促大家,忍不住就要登船了。

其他在码头上跟家人告别中的学员,也都纷纷开始登船。

一时之间,渭水码头的气氛都凝重了许多。

……

同一时间,蒲罗中还是艳阳高照,气温炎热。

“萧船长,这里就是蒲罗中吗?”

一艘大船缓缓靠近蒲罗中的码头,崔剑和萧华山站在甲板上,看着越来越近的码头,对这里的热闹场景感到好奇。

“崔兄,这楚王殿下果然是大手笔啊,在这万里之外的地方,兴建了这么一座城池。”

虽然眼前的这座城池完没有办法跟长安城,甚至是广州城相比,但是萧华山也不是第一天下南洋了,对于占城、林邑各国的城池有着充分认识。

他很清楚在蒲罗中建设这么一座城池,难度有多么高。

“在广州的时候,那周二福说我们只需要运输各种农具、水泥、蜂窝煤到蒲罗中,东海渔业自然会低价出售香料给我们,看来,他们是宁愿让出一部分香料的利润出来,也要把这座城池建设起来啊。”

萧华山和崔剑带领的这支船队,是萧家和崔家联合组建的平安贸易下属的船队,算是大唐下南洋中仅次于东海渔业的存在。

原本,平安贸易的船队从杭州出发的时候,是携带了瓷器、丝绸等大唐特产,然后跟着东海渔业的船队一路南下。

在广州补给的时候,朱二福主动的跟他们说了东海渔业的打算,让他们把丝绸和瓷器在广州卖了,换成蒲罗中急需的物资。

这萧华山倒也很有魄力,居然真的这么做了。

要知道,一旦朱二福说谎,到了蒲罗中,换不到香料的话,那么平安贸易今年肯定又要血本无归了。

不过,萧华山觉得东海渔业居然愿意让自己的船队跟着他们下南洋,那就没有必要去坑他。

所以他才敢下那个决定。

至于萧锴和崔庆是否同意,那就是属“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范畴了。

蒲罗中的码头还不算特别繁忙,平安贸易的几艏船只很快就停靠好了。

“萧船长,你倒是好胆量!”

有船队靠近,朱二福自然早就得到消息了。

虽然平安贸易的船队是跟在他身后,不过他还是早了两天到达蒲罗中。

“朱船长,农具、水泥和蜂窝煤,部都在船上,一会还要劳烦你组织人手帮忙卸货呢。”

萧华山上了码头,倒也不着急往城里走。

虽然停靠的船只不算多,但是码头周边却是有不少昆仑奴在那里干活。

一条宽两丈有余的水泥路,从码头边上一直延伸到不远处的城门之中。

“萧船长你放心,我们楚王殿下对萧公也是敬佩有加,平安贸易愿意跟随东海渔业的脚步来南洋,王爷是欢迎的。你要的香料,过几天就能准备妥当。不过,你这些货物,可是最多只能换到半船的香料哦。”

东海渔业没有那么傻,哪怕是有香料岛,也不会用同样一船的香料去换一船蜂窝煤或者水泥。

特别是水泥,朱富裕此次南下的时候,李宽已经同意派遣了几名水泥作坊的匠人来到蒲罗中,准备在这里修建一座水泥作坊,以便蒲罗中城能够更加快速的修建完成。

毕竟,这玩意要是老从大唐运输,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成本太高!

再说了,水泥的技术,哪怕是泄露出去了,危害也没有那么大。

水泥这玩意,就不具备国际贸易的属性。

“那我就在此先谢过周船长,谢过楚王殿下了。听说这蒲罗中,如今是尉迟郎君坐镇,不知朱船长是否方便引荐?”

“没问题,郎君如今出海了,预计过几天才归来,到时候我带你去见他。”

朱二福来到蒲罗中之后,自然跟尉迟环说明了身后跟着平安贸易的船队的事情。

所以,当天尉迟环就带着船队往香料岛而去,准备多运输一些香料回来。

平安贸易开了这个头,后面其他的船队肯定会有样学样,将蒲罗中作为下南洋的目的地,在这里交换香料。

这对于发展蒲罗中也算是有好处的,尉迟环自然也是支持的。

作为扼守南洋通过西洋通道的要冲,蒲罗中完具备进一步发展的潜力,这一点,尉迟环在这里待了这么久,自然也能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