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刘备分分钟切腹自尽,庄总你太幽默了。”

曹解放听了庄建业的话愣了一下,有些没get到庄建业的梗,但还是佯装明白,哈哈一笑掩饰过去。

庄建业也没在意,在这个世界上能get到他的人不是疯子就是怪物,所以大手一挥:“行了,咱俩就被在大太阳地下说了,走,车上聊。”

说着庄建业便打开车门钻了进去,曹解放也没客气拉开后车门上了车,庄建业启动,手打方向盘很快便上了国道,与其同时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些不痛不痒的时事和家常。

眼瞅着车子就要进市里,曹解放忽然话锋一转,十分郑重的问道:“庄总,为什么选择我!”

说完曹解放便一眼不眨的盯着亲自开车的庄建业,说实话自打在看守所里得知是腾飞集团和庄建业在为他奔走洗脱冤屈,曹解放就想不通,他一个差点儿把腾飞集团工业燃气轮机业务从根儿掐死的大恶人,腾飞集团恨不得生啖其肉,活吞其血,怎么会想尽办法来帮他?

等到庄建业在曹解放的爱人陪同下,前来探监并提出想让曹解放加入腾飞集团后,曹解放就更懵了。

要知道他的名声在金陵厂门口被警察带走的那一刻便成了臭狗屎,这辈子算是跟公家无缘了,无论有罪还是无罪,只要蹲了看守所,有了案底,出去后只能自谋生路,别无他途。

可腾飞集团不但愿意接纳,甚至是一把手庄建业亲自来邀请。

曹解放受宠若惊之余,更是满心的欣喜,别人不知道腾飞集团如何,作为昔日的对手曹解放当然是非常了解的,其他不论,但就工业燃气轮机业务,跟国外巨头都了好几年不落下风不说,前不久更是利用D—40T在煤炭领域的广泛适应性,几乎垄断了该领域中型工业燃气轮机的市场。

初步核算之下,整个市场规模达到600亿人民币以上,且每年还以20%的速度在持续增长。

仅这一项就已经让腾飞集团的工业燃气轮机业务跻身列强行列。

白衣女郎林中娇笑极致媚人

然而就是这么庞大的高利润业务还只不过是腾飞集团诸多业务中的一个,其他的诸如航空、航天、材料、医疗、机械设备等业务曹解放根本就不清楚。

因为一个工业燃气轮机业务就让他手忙脚乱了,其他业务就是想接触也没那精力。

如此实力雄厚的工业集团邀请他加入,不答应才是傻子呢,但答应归答应,曹解放心里还是很困惑,要知道以如今腾飞集团的实力,选择的人很多,为什么会是他?

这个问题憋了好几天,今天终于是问出来,曹解放自然是希望得到一个期待已久的答案。

结果庄建业抬眼看了下后排曹解放那严肃且充满期待的脸,咧嘴一笑,说了句:“因为我懒!”

话音即落便一脚刹车停在一栋居民楼下面,笑着继续说道:“嫂子在家等着你呢,快上去吧,西平那边已经准备了家属房,抓紧时间安顿,下周一我可等着你卸担子呢。”

曹解放万万没想到等来等去,等来的就是这个回答,一时间有些懵,怔怔的推开车门下车,等关上车门的时候方才反应过来,刚准备开口,结果庄建业一脚油门,车子立刻窜的老远,硬生生将曹解放想说的话给堵了回去。

至于开车离开的庄建业则在离开曹解放的视线后,兴奋的拍了两下方向盘,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而曹解放便是庄建业这么多年梦寐以求的一员虎将。

有着工业燃气轮机生产制造经验,具备大厂的管理能力,具备良好的公关能力,为人知变通不迂腐,商战时改狠的时候狠辣无比,该退的时候果决迅速。

更重要的是曹解放还是国内少有的具备国际视野的企业管理人才。

单独一项,国内可能一抓一大把,可部具备那可就凤毛麟角了,所以当得知曹解放被排挤出金陵厂不说,还被诬告进了看守所,庄建业二话不说化身刘备,誓要把曹解放给拉过来。

因为此时此刻在管理人才青黄不接的腾飞航空动力实在太需要曹解放这样复合型管理人才来掌舵前行。

没办法,腾飞航空动力管理层这么多年就一个刘纯在撑着,剩下有一算一个都是搞技术的,研发、试验、生产都没得说,可轮到销售、搞关系、开拓市场、耍点儿心机手腕儿就不行。

如果刘纯年富力强也行,问题是老爷子今年都67了,奔七十的人了,体力、精力都跟不上,若非如此,这几年腾飞航空动力也不至于被人欺负成那样,不是不努力实在是掌舵人身心俱疲,跟不上节奏。

正因为如此,刘纯近两年已经几次提出退休回家的报告,都没庄建业给打回去,没办法刘纯要是走了,庄建业手上根本就没合适的人去接刘纯的班儿。

跟庄建业一同从二十三分厂创业走出来的一辈如今都是各个领域的顶梁柱,就比如说林光华吧,如今是整个航空业务的负责人,民用的海东青系列,军用的候鸟系列,一副肩膀的担子出奇的重,不被钉死就算万幸了,那可能抽开身。

彭川也是如此,航空专业设备个顶个都是耗时耗力的大坑,如今又要肩负航天专用设备的研发,逼得彭川跟老婆行房的次数都减少了,还有工夫照看腾飞航空动力?还是算了吧。

宋亚男就更不用说了,除了材料,这位跟男人一样的女人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包括自家的老公。

至于庄建业着力培养的下一代,诸如做过助理的小马、小郑等人,在某个分厂或部门还行,真正让他们领导一个核心业务还欠些火候。

如此掰着指头一算,腾飞集团的人是不少,可适合领导腾飞航空动力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当然,庄建业本人除外,问题是庄建业一家综合性工业集团的一把手不可能重在一个细分业务上打转转,不管集团其他业务吧,若是腾飞集团各个业务部门都这么搞下去,庄建业不被折腾死也会被累死。

所以庄建业找个能干的职业经理人,自己把握大局,努力挣钱才是长命百岁的生存之道,从这方面来说,庄建业那句因为懒还是十分贴切的。

更何况,庄建业给自己的定位可不是拘泥于国内的一亩三分地,而是着眼于国外,尽其所能的开拓国际市场,就在半个月前泰国航空航天工业公司已经发函过来询问“喷气风扇”教练机二期改进项目什么时候继续。

窝里斗庄建业真的没啥兴趣,外面横那才显得霸气,毕竟国内赚的再多也是人民币,哪有外面的美元爽快。

正是在这内外形势下,庄建业花大力气选择曹解放,让他接替刘纯,继续扩大腾飞航空动力产品线和市场规模,自己则要携这些年腾飞集团的精华,再战东南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