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姨娘介绍完自己的孩子,本想拉着她直接进去看看住的院子,谁知道被旁边一个女人挤到了一边。

这位是乔巡抚的三姨娘,穿着沉香色遍地锦罗祆儿,看向柳姨娘的眼神十分阴沉,一看就是不对付。

她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地怼了柳姨娘一通。

“哎哟,有贵客来了,凭什么只见你的孩子,不介绍一下其他的孩子。

难不成就你的孩子是人,我们其他人都是摆设么,你也不过是个姨娘,拽什么拽。”

要不是还有外人,独孤雪娇都要给她鼓掌了,这位邵姨娘真是带刺的玫瑰,厉害。

柳姨娘被她气的脸彻底黑了,拉得跟老黄瓜似的,但是有客人在,偏发作不得。

邵姨娘一下把她挤开,拽了拽身旁的女孩儿,笑嘻嘻地看向独孤雪娇。

女孩儿穿着大红金枝绿叶百花拖泥裙,有些拘谨地站在那里,像一朵静谧绽放的兰花,清丽而明净,正是二小姐乔清依。

独孤雪娇看她一眼,发现她的表情有些怪异,却又不知怪在何处,总觉得她看人的时候阴森森的。

要说眼神阴森,最让人感到不适的应该是一旁的三姨娘了。

盛姨娘似乎有些疯癫,看人的时候,眼神都是斜着的,眼看着人多热闹,甚至开始手舞足蹈,指着旁边的四姨娘傻笑。

萝莉妹纸粉嘟嘟嘴唇清甜可人美女写真图片

“蓝姨娘,你不要得意,哈哈,很快就轮到你了。”

独孤雪娇:……

我这是住进了什么诡异的盘丝洞么?

蓝姨娘最是年轻,穿着绿袄红裙,梳着高髻云鬟,插着几枝稀稀花翠,淡淡钗梳,桃腮粉脸。

被盛姨娘指着鼻子,明明眼里窜着火苗,却极力在忍耐,也可能是以前听惯了这话,根本不在意了。

她毫不客气地把盛姨娘的手拍到一边,沉着脸,视线阴鸷。

“有客人在,你又发什么疯。”

然后看向柳姨娘,有些薄怒。

“二姐,早说不要把她带出来了,你偏偏一意孤行,你看,在客人跟前出丑了吧。”

柳姨娘嘴角抽了抽,却没有出言辩驳。

蓝姨娘年纪最轻,目前最是受宠,她也生了一子一女。

四小姐乔清韵不过才十岁稚龄,看起来却有些刁钻跋扈,看人的时候还会翻白眼。

至于她旁边的小娃娃,正是乔巡抚的小儿子,四公子乔胤鸿,穿着花影重重的衣,粉面朱唇,比花还艳丽。

独孤雪娇听完,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为什么事是四小姐和四公子?

那三公子和三小姐跑哪儿去了?难道是没出来?

但是转念一想,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世,就算是好奇,也不能当面打听。

柳姨娘已经快不耐烦了,直接把其他三个姨娘轰走,带着独孤雪娇往椒兰院走。

巡抚府很大,辟出两个院子给随性的女眷住,绰绰有余。

独孤雪娇被安排在椒兰院,而王姨娘跟雪玖则住在旁边的桂枝院。

因为路途遥远,折腾了这么些天,连个热水澡都没洗上,独孤雪娇也懒得应付柳姨娘。

随便敷衍了几句,就把她打发走了,然后又让玉箫去打听一下巡抚府的事。

总觉得这一大家子有些怪,光是那四个姨娘就让人觉得关系错综复杂。

等她洗完澡,舒服地躺在美人榻上时,玉箫已经回来了。

其实这事也好办,只要有钱,什么消息打听不到,府上那么多下人。

要是他们不愿说,只说明给的钱不够多。

玉箫和流星天天跟在她身边,现在也学会了砸钱的妙处。

独孤雪娇斜躺在那里,手里还捏着一本书,流星帮她捏腿,玉箫在旁边汇报消息。

巡抚府的三公子叫乔胤贞,听说是十年前走丢了,那时不过才五岁稚龄。

他是邵姨娘所出,人走丢后,邵姨娘的性子就变得有些阴骛,尤其是看不惯柳姨娘。

每次两人见面,都像是针尖对麦芒,剑拔弩张的。

可不知为何,统管后院,独揽掌家大权的柳姨娘竟一直容忍下来了。

若是一般狠毒的人,可不会这样,估计直接把人揍一顿发卖了。

至于三小姐乔清婉,是盛姨娘所出,她就生了那一个女儿。

五年前,才八岁的乔清婉病死了,据说死之前也没什么症状,好像是急症,一夜之间人就没了。

也是那时候,盛姨娘变得疯疯癫癫,估计是无法承受丧女之痛。

还有那个不见人影的纳兰夫人,听说不是生病整日不出来,而是疯了。

这信息量有点大,独孤雪娇换了个姿势,一脸的兴味盎然。

“我好像闻到了秘密的味道,这个巡抚府不一般啊。”

一个正妻四个姨娘,两个疯疯癫癫,一个跟刺猬一样四处扎人,还剩两个正常的。

要说这两个正常的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儿女双,难道其他几个变成那样,跟孩子的生死有关?

独孤雪娇不过是脑子里这么一闪,就把这事丢在一边了,却不知冥冥之中,她已经发现了秘密的入口。

独孤雪娇在巡抚府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吃过早饭,便着急忙慌地去西郊大营了。

看到整齐的营帐,周围的防御部署,不得不感慨一下,虎啸军就是虎啸军,这办事效率真不是一般的高。

独孤雪娇去军营,都是穿男装,主要是方便行事,一个女人在里面窜来窜去,到底不好。

她刚来没多久,独孤铎便带着兄妹几个去东郊大营了。

虽说东郊大营是凉京派来的军队,但目标是一致的,敌人面前,要统一战线,一致对外。

这次独孤将军带着几人过去,就是跟沈岱会面,说一说联合退敌的策略。

岐阳王和江明时作为王府和军师府的代表,自然要一起前往。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骑马不到一刻钟,便到了东郊大营。

岐阳王和独孤铎几人在护卫的引领下,直奔主帐,而独孤雪娇眼角余光瞥到什么,故意落后了一步。

“阿爹,你们先进去,我稍后就到。”

独孤铎看她一眼,生怕她又惹什么事,虽说他一向惯着女儿,但大敌当前,又是在军营里,还是忍不住叮嘱她。

“卿卿,你乖乖的,不要惹事啊。”

独孤雪娇扬唇一笑,甚至给他抛了个乖巧的眼神。

“我知道的,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