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沧海岚的安排,陈扬欣然接受。

陈扬知道沧海岚手下其实还有许多的高手,战将。只不过是一直不怎么安排在院里。

明知夏算是在他身边待的最多的。

红绸在第二天就向陈扬报道了。

当时陈扬正在吃早餐,忽然门铃声响。

陈扬前去开门。

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红衣姑娘俏生生的站在门前。

这姑娘看起来约莫二十一二的样子,雪白的脸颊似乎吹弹可破。她穿着红色的裙子,美眸明亮,犹如一束阳光照射进陈扬的心里。

她给人很舒服的感觉,像是邻家的小姐姐。

陈扬微微一笑,问道:“红绸?”

姑娘嫣然一笑,道:“是的,宗大人!”

陈扬将红绸让了进来,并说道:“可别喊我什么大人,我们都是老师的学生。说起来,我应该喊红绸学姐。喊我学弟就好!”

清纯小美女手中缤纷多彩的气球

进屋后,陈扬邀请红绸共进早餐。红绸拒绝,并说道:“大人,如今我要与一起入战神司,至此之后,就是大人,而我是的属下。所以,喊我红绸即可!”

陈扬道:“那多不好。”

红绸道:“按规矩来嘛!”

陈扬哈哈一笑,道:“好,我也不跟纠结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红绸姐,以后我还要多仰仗来帮我。”

他还是喊了一声姐。

红绸也没多说什么,道:“我们同出一门,自当要守望相助。”她顿了顿,道:“嗯,我今天来就是和报道,接下来还要麻烦给我一道手令。我会先去战神殿那边帮打点好,顺便把许多的规则,规矩搞清楚。以便让顺利接管。”

陈扬道:“好!”

他给红绸写了一道手令,之后,红绸离去。

第二日,陈扬在别墅里接受了红绸发来的许多信息。

都是有关战神司的。

燕孤鸿带走了他自己的班底,一帮心腹手下和至尊战将都带走了。

这并不是燕孤鸿为难陈扬,而是每个人在战神司的位置上,那都是要自己培养班底的。别人的班底,不可能留给。

战神司的体系,系统还是在正常运转。

普通的战将,以及一些成员都是在的。

如樱雪妃,侯明学这些是没有资格被燕孤鸿带走的。

身为战神司司长,陈扬可以自己拥有八名心腹手下。这些手下,可以去外界挑选。

当然,挑选中后,还会有政审。

这个政审是审查对方是否可能有重大的问题乃至罪恶在身。

一般来说,是不会被驳回的。

至于至尊战将,则是十八名的配额。

心腹手下在战神司里是属于幕僚的身份,虽然没有官职,但在战神司以及在院内都是拥有很高的地位。尤其是在战神司里,那是只听命于司长大人的。

另外,至尊战将是领院内发的薪水和丹药。

那些心腹手下是由司长自己发放薪水和丹药。

不过,司长是不会缺钱和缺丹药的。因为战神司也做生意,也享受许多的税收分红。

成为司长,拥有太多太多的好处。

战神司的普通战将是三百名配额,另有三百名实习战将配额。

如樱雪妃,侯明学都是实习战将。

在战神司内部,拥有十八个空间历练……

另外,还有三千名后勤人员。

这些后勤人员负责生意,税收,以及薪酬,丹药的发放。

战神殿中,还有三十名凯瑟仆从服侍司长的生活起居。

她们是轮班制。

战神司司长的权力与其余七司平起平坐。

长老会的单一长老没有权力节制战神司司长,但如果他们长老会发起投票,是可以罢免战神司司长的。

只要票数超过一半,罢免即可生效。

同时,院长也有一票否决权。

第三日,陈扬正式入驻战神殿。

他去的很低调。

红绸在战神殿里等待,仆从们也在大殿门口跪迎。

战神殿的门口是一个院子,此时阳光正好,院子里花儿争相斗艳。

天上的白云仿佛就在身边飘荡……

整个审判院都是在天空之城里,所以阳光照射非常好。

许多的白云的确是已经触手可及了。

院子里还有人工游泳池……

仆从有男有女,一律跪伏在地。

红绸穿上了干练的黑色紧身套装,她的身材玲珑有致,让人看了就禁不住幻想。

她将陈扬从外迎了进来,并说道:“所有的仆从我都已经重新换了,原先的仆从由后勤部重新去安排。”

陈扬点头,道:“是我们战神司的后勤部,还是院里的后勤部?”

红绸道:“自是我们的后勤部。”

陈扬说道:“哦!”

“拜见大人!”众仆从待陈扬和红绸走上来,齐齐拜道。

陈扬一笑,道:“都起来吧。”

众仆从起身,陈扬一眼瞧去,便见女的都是赏心悦目,美丽得很。

这些仆从大多都是女性,约莫有二十名女性,十名男性。

男子都是年龄偏大的。

红绸告诉陈扬,这些女性仆从都是处子之身。只要陈扬愿意,便都可以让其到床上侍奉。

陈扬听后微微讶异,道:“这不大好吧。”

红绸道:“没什么不好的,当初招募她们的时候,这些都是写在合同里的。不然的话,我们为什么要招募年轻漂亮的处子呢?”

陈扬恍然大悟。

红绸又道:“大人也不必有什么愧疚,她们都巴不得能够以身伺候。因为一旦入了帐,那所有的待遇都是直线翻倍的。而且,这个社会是开明的。又不是说,失了身就不好嫁人了。她们有这个资源,自然也希望能卖个好价钱!”

进入战神殿后,陈扬在红绸的带领下四处参观。

战神殿里有许许多多的房间,也有主殿。

主殿是陈扬的住处。

另外一些房间,小院落就是心腹手下们的住所。

战神殿一共有三层,陈扬是独享最上面一层。

那里是闲人免进的。

陈扬看到自己的住所里,已经全部换上了新的被单床褥。

所有的私人用品都是换上了新的。

陈扬对此感到很满意,尤其是客厅里的一张单人宝座,非常的大气,奢华。

如果陈扬有什么私密的事情要商量,就会召集心腹在这个客厅开会。

陈扬坐在宝座上,红绸就给陈扬端了一杯热茶过来,并放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

陈扬道:“这怎么好意思让红绸姐给我端茶送水呢?”

红绸一笑,道:“不嫌弃我就好,其他的就不用多说了。”

陈扬道:“开什么玩笑,红绸姐这般赏心悦目,我怎会嫌弃。欢喜都来不及呢……”

红绸淡淡一笑。

陈扬参观完住处之后,红绸说道:“接下来的事情,我给大人汇报一下。您调配下时间,看先从哪一件开始做起。”

陈扬翘起二郎腿,悠闲自得的道:“好!”

红绸便道:“第一件事,就是要将战将的主要几个负责人,以及后勤处的主要负责人召集起来开会,认识。一般这种履新,都是给一些赏赐,恩惠。恩威并施,先恩后威嘛!至于赏赐的东西,老师那边也给了不少。第二件事,就是战神司的宝库需要签收,我去清点了一遍,没有什么问题。前司长燕孤鸿大人的手脚很干净,没有做什么让我们恶心的事情。”

“第三件事,是全体大会也要召开,以及大赏全司。这个大赏可以走宝库!第四件事,没那么着急。就是您需要在一年内也设置战神杵的位置,以便后来者可以对您进行挑战。”

陈扬默默点首,表示在听。

“第五件事,宴请其他七司司长,以及长老们,院长们一起吃个饭,热闹热闹。”

陈扬马上道:“那需要宴请燕孤鸿吗?会不会很尴尬?”

红绸道:“自然是要请到的,尴尬嘛,有一点。但若唯独不请他,那就是的不对了。”

陈扬道:“好吧!”

“第六件事,挑选心腹,挑选至尊战将。这两样都急不来,需要您慢慢的办。”红绸说道。

她顿了顿,道:“至于其他的,还有一些杂事。比如查看账目,以及名下的生意等等。”

陈扬听的头皮发麻,道:“幸好有红绸姐在啊!不然的话,这千头万绪,我已经想要喊娘了。”

红绸微微一笑,道:“这并不难,随便找个熟悉内务的人就能办的比我要好许多倍。所以,别夸奖我了。”

陈扬道:“话不是这么说,熟悉内务的人有红绸姐的修为吗?随便一个内务的人去处理那些事情,其他人愿意理会吗?”他顿了顿,道:“对了,红绸姐。我第一件事要做的倒不是说的这几样呢。”

红绸道:“哦,那是什么事情?”

陈扬道:“调实习战将里的两个人,一个是樱雪妃,一个是侯明学。将他们,还有全部提拔成我的心腹手下。以后,们就都住在战神殿里。”

红绸微微一怔,道:“实习战将?的朋友?”

陈扬道:“是的,樱雪妃是我的结拜姐姐。侯明学是我师父的重孙。”

红绸道:“首先,我不反对做任何事。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一下,心腹手下的战力不能低。这样拔苗助长,对他们不是好事。对来说,也不是很负责任。有时候,也有外来的危险需要处理。心腹手下是要去前面拼命的。”

陈扬一笑,道:“红绸姐,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我还是想让他们进战神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