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真名叫做吴华茂。

也有人“亲切”的叫他吴班长。

当然,对陈渊而言,这些都不重要。

他只是看在周语莜为上次为他解围的份上,才赶来赴宴的。

却没有想到,自己带着蓝胖子来,竟然被安排在了门口。

若只是陈渊,他或许为了周语莜的面子,也就忍了过去。

毕竟能让陈渊看进眼里的人,不多。周语莜勉强算上一个。

可这群人竟然让蓝胖子也跟着坐外面,还半开玩笑的说,让蓝胖子方便帮人递菜。这不就是当人服务员了吗?

蓝胖子是他带过来的,更是他的兄弟,所以陈渊站了起来。

“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不过,既然吴班长你说了。那么就准备好开拉菲吧。”

陈渊笑道。

朱唇皓齿迈步轻盈灵动小美女图片写真

随后跟服务员说明了原因。

“先生,真的很抱歉。我很理解您的难处。但是满江楼的席位是不能乱换的,我们这里客人很多,若是您一人要求换了。其他在外面杂桌的,也肯定要求换进来。”那一位男服务员略微弯着腰诚恳的说道。

陈渊听此皱了皱眉头。

“看吧。我就是说没有的换。这是满江楼,又不是小饭店。哪来的机会给你们淘三拣四的。还换包间,有的坐,不是站着吃都不错了。”

吴班长旁边的第一狗腿子不屑的嘲讽道。

“陈渊,要不我们算了吧。我陪你坐就是了。”越妍妍咬了咬牙,在陈渊耳边小声说道。

这里人看着陈渊和蓝胖子的着装就没有好感。但是他们哪能知道陈渊的背景啊。

哼。我可是亲眼看见过陈渊收拾天堂乐园那里人的。他可是天堂乐园的老板。你们这群瞎了眼的老同学啊,有根大腿不抱,去舔什么班长。

殊不知道,陈渊比那吴班长可厉害多了。

越妍妍在心中高兴的说道。

她很庆幸自己没有将陈渊的事情说出来。周语莜也没有将陈渊的身份告诉给这些同学。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周语莜也站出来问道。

周语莜可是见证过陈渊能力的人。无论是在张家的宴会上,还是在天堂乐园。按照陈渊往常行事来看,基本上他说出去的话都已经实现了。

“周大美人别为难人家了。人家只是一个小服务员。哪能为了某人的一句话而换包间呢。真以为这里是自己的家吗?”班长看向陈渊。

似乎在嘲讽某人说大话。

“陈同学,你还是坐下吧。不过,你若是真想见识一下世面,要喝拉菲的话。我就给大家开一瓶今年的便是了。”吴班长拍着蓝胖子的肩膀,对着陈渊说道。

而就在众人都得意洋洋的时候。

那个服务员似乎纠结了一会儿,又开口说话了。

“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若是你们愿意的等的话,可以重新到外面排队,预定更好的包厢。”那个服务员突然说道。

听到前半句话,吴班长他们还以为事情有了转机。

但听到后半句话,他们不禁又开始笑了起来。

“重新排队,再说什么大笑话。你知道我让人去排了好久的队,才从别人手里面买到这个包厢位置的吗?”

“现在想要老老实实的排队在满江楼吃,等半年以后去吧。”

“陈渊同学,你若嫌这里挤得慌,那么就自个人出去排队吧。哈哈哈哈……”

吴班长心中不知道有多么爽快了。

从越妍妍,周语莜在门外等陈渊开始,他就发现了越妍妍似乎对陈渊有意思。

再加上,当初在学校里面传闻的陈渊给越妍妍写情书那件事情。让班长心中又再度的忐忑不安。

所以,这一次吴班长看到陈渊出现,就对他没有了半分好感。

恰好这个土包子主动提出换包厢。那么自己到有了赶他出去的机会。

“我记得你们在三楼以上应该有vip包厢吧。”

上一次,陈渊就是坐得第十一桌。

一个桌子一个vip包厢,那是极其奢华的待遇。

“先生,我们是有vip包厢。不过那里面不对外人开放。需要本店的银卡会员级别以上才行。”男服务人员倒也没有期满。

那十一个包厢都是为沪城里面达官贵人用的。

第一包厢里面,更是有着总统待遇一说。

怕是沪城首富来了,也不一定能够预定的上。

“到真的可以换。莫非陈渊同学有这里的vip卡?”吴班长问道。

“看他那个穷酸样子,哪里可能有这里的vip卡。那种贵宾待遇卡,得在满江楼一次性消费一千万以上才能够获得。”还是吴班长那个第一狗腿子率先嘲讽道。

“贵宾卡,我倒是没有。”陈渊摇了摇头。

众人就如同看猴戏一样,等着看陈渊出丑丢脸。

“不知道这一张卡行不行?”陈渊笑着,从怀里面拿出了一张暗金色的卡片。

“龙行至尊卡。”服务人员瞪大了双眼,“先生请稍等。”

他赶紧小心翼翼的将东西收拾起来。鞠了一躬,恭敬的退了下去。

这个服务人员看来也是见过世面的。

否则不会这么慌张的退下去。

看样子是去找自己经理去了。

“等着吧。某些人的拉菲可能跑不掉了。”越妍妍阴阳怪气的说道。

吴班长的心中突然开始忐忑起来。

“什么农行卡?我倒是听说过汉夏农业银行的储蓄卡。莫不是这种卡片吧。”

“一张银行卡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再说。倘若真的能换包间,我们的班长又不是请不起拉菲。”

“班长这些年在省外做生意,听说身价早已经过百万了。”

几个酸溜溜的同学继续说道。

越妍妍叉腰,正准备和他们辩驳一番,以便在陈渊面前赢得好感。

可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子匆匆迎了上来。

“我说是哪一位贵人拿了至尊卡到了满江楼?原来是陈先生大驾光临!!”

“陈先生到来,老朽未曾远迎。还请恕罪。我这就为先生安排五楼的天字第一号总统间。”

来的中年男子,胸口带着经理的职业标志。似乎不像是在作假。

“天字一号总统间?”

“那不是市首富才能够开的房间?”

众人震惊的掉了下巴。

唯独周语莜好不惊讶,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这一位走到了哪里,都怕会有不小的动静。

“呵。在老师面前显阔。简直招式。”

“他,早已富可敌国!”

外面。青龙回来看了一眼老师。

似乎有事情禀报,又没有立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