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用姜太岷和李致勋向上报告,五区各高层也知道浦系军团那边对此次事件,是极为震怒的,不然浦兴邦的197旅,不会突然开到三峰山附近,随时准备打掉前沿侦察营,以作报复。

不过可可和秦禹猜测的方向,一点错也没有,双方上层现在确实都是抱着往下压事儿的态度的,谁都不想让矛盾再次升级,闹出大的动静。

时近下午三点钟左右,负责和浦系接触的李致勋,姜太岷二人,一块去了东北战区开会,由司令部总参谋长亲自主持会议,对涉案军官进行了核查,并且在会上直接下令,控制涉案军官,立马扭送老三角地区,交由浦系军团处理。

说实话,这种处理方式已经给足了浦系军团的面子,因为当兵的犯错,都是要上军事法庭的,连本土的司法军官都没有权利抓捕和判决,那他们能愿意把人交出来,已经是站在浦系的立场考虑问题了。

会议结束后,姜太岷,李致勋二人立马乘坐直升机赶到了前沿侦察营的营区,将军事主官营长,以及副营长,三名连长,和六名骨干军官,一同押送到了汽车上,速度很快的奔着芽会生活村方向赶去。

但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囚车”上的那位营长,并不是昨晚接到那电话的那一位……

……

车队很快赶到了芽会生活村,浦系代表浦生,以及他侄子浦兴邦,等十几名军官早已等待多时。

道路两侧,芽会生活村内的民众,都冷眼观看着车队,而其他生活镇,生活村的民众,在听到消息后,也赶来观望。

数千人聚在一个小村落内,略显拥挤。

车队缓缓停滞,也不知道那一边有民众带头喊道:“枪毙,枪毙!”

一人起头,一呼百应,道路两侧的民众沸腾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喊着枪毙,这让见惯了大场面的李致勋和姜太岷都有些心虚。

阴天小美女宽松牛仔背带裤自在出行图片

“大家静一静,”浦生皱眉吼道:“让他们先下车。”

浦系军官的号召力还是非常强劲的,浦生一喊,人群缓缓安静了下来。

姜太岷率先下车,冲着民众方向深鞠一躬,用简单的本地话说道:“我代表五区军部,东北战区,向芽会人民致以最深的歉意,对不起大家。”

人群木然的看着他,没有回应。

紧跟着,十一名印籍军官被带下汽车,每人都带着手铐脚镣。

民众中,有人认出了那名印籍营长,愤怒的喊着:“杀了他,杀了他!”

围聚的民众听到喊声,再次愤怒不已,声音鼎沸的跟着喊了起来。

印籍营长眼神有些闪躲,满脸死气的低着头,走在人群当中。

李致勋迈步上前,冲着浦生说道:“人就交给你处理了。”

浦生还没等说话,浦兴邦直接掏出枪,扭头看着乌泱泱的民众喊道:“大家说,怎么处理?!”

“杀!”

“杀!”

“……!”

喊声震天,口号统一。

“他妈的,大点声!”浦兴邦撸动枪栓在喊。

“杀了他们!”

“……!”

喊声将周围所有的噪音部淹没,李致勋和姜太岷,以及前来护送嫌犯的士兵,看着愤怒滔天的人群,莫名有些双腿发软。

“听见了?!”

浦兴邦冲着姜太岷喝问了一句后,直接抬起胳膊:“让开!”

对方押解的士兵散开。

“亢亢亢……!”

浦兴邦眉头轻皱,直接扣动了扳机。

营长当场惨死,身中六七枪。

“举枪!”浦兴邦声音洪亮的冲着卫兵吼道。

十几人瞬间举枪。

印籍军官部吓尿了,完出于人性本能的向后闪躲。

“亢亢亢……!”

枪声乱响,印籍军官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了地上,浦兴邦的警卫部将枪中子D打光,才算罢手。

民众看到这个景象,逐渐变得平静。

浦兴邦扭头看着大家,一字一顿的说道:“浦系兵团只要在一天,就会保证老三角地区,每一个民众的生命安。任何势力,政党,军事部队,都不能践踏我们的尊严,这就是我们每一个家乡军人存在的意义!”

群众听到这话,彻底安静,开始无声散去。

……

一个半小时后。

浦生亲自给浦瞎子打了个电话:“报告司令,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涉事营长,以及营部体主要军官,部在芽会地区被处以死刑,民众反映并无异常。”

浦瞎子听到这话,脸上冷峻的表情没有一丝缓和,反而更加阴沉的回道:“知道了。”

说完,电话挂断。

司令部内,浦瞎子站起身,声音沙哑的说道:“你们真的给了我好大的脸啊!”

室内众军官听到这话,都没吭声。

……

晚上六点钟左右。

可可正在跟自己老班底开会的时候,突然接到了秦禹的电话,随即起身说道:“大家继续讨论,我先接个电话。”

可可迈步走出会议室,接起了电话:“喂?”

“晚了一步,芽会事件已经出结果了,五区把涉案军官部扭送浦系了,浦瞎子的儿子,当众把十一个人部击毙了。”秦禹皱眉说道:“契机没了。”

“是的,他们处理的比我想象的快。”可可低头沉思着:“不过五区如此抬举浦系,那更加证明我们分化他们的必要性。”

“事情结束了,你还有切入点吗?”秦禹问。

“你愿意找,总会找到切入点的。”可可皱眉说道:“哪怕是搞假的,都值得我们在运作一下。”

“假的?”

“是啊,民众不在顶层,有些事情加以渲染后,他们也不清楚是真的还是假的。”可可坚持着说道:“我不想放弃。”

“好吧。”秦禹立即回道:“那你继续做,有需要,你就说。”

“第一,你马上在陈系驻防区域内给我安排一个住所;第二,我需要专业军情部门,帮我收拢信息。”可可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很紧,你马上安排这两件事儿,我准备八点前就飞走。”

“好的。”秦禹点头后问道:“你确定,你不需要金泰洙,林成栋他们的帮助?”

“暂时还不需要。”可可干脆的回道。

“好,那就这样。”

“嗯,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可可快步走进会议室,拍着手掌说道:“事情出现变故,之前所有的计划,部推翻,我们重新找切入点。”